mip17熱門都市小说 魔君你又失憶了 線上看-第一百一十八章 被人迷惑分享-4bakp

魔君你又失憶了
小說推薦魔君你又失憶了
二楼某个包间里。
“姐, 姐姐。”
南宫静雅有些别扭的喊着周彤,对于这个称呼,她是极其不愿意的。只不过周彤一直“妹妹,妹妹”的叫的亲热,她若还拒绝,倒显得自己矫情了。
是以,她也不再抗拒。
周彤闻言微笑着看着她,“怎么啦妹妹?有话直说,跟姐姐不必客气。”
南宫静雅抿了抿唇,想了想,最终还是觉得算了。
对于这两日听到的关于墨君羽的传言,还有今日的所见所闻,她其实是有些烦闷和苦恼的。
想找个人倾诉,却又发现自己身边好像沒有什么可信之人。
周彤今日突然这么热情的请她吃饭,倒让她有那么一瞬间的冲动,差点就说了出来,还好被自己的理智压了下来。
无事献殷勤,周彤请她来有什么目的,在没搞清楚前,还是小心为妙。
不过,她嘴上还是客气的说道:“无事,就是很感激姐姐今日的邀请。”
周彤佯装不悦道:“妹妹,我说过了,对我不必客气,你要再这样我可真生气了。”
说完,端起桌上的茶杯优雅的小品一口,抬手,宽大的袖摆遮住她面容的那一刻,脸上的笑容尽数收敛,取而代之的是阴冷,不屑,还有狠戾。
放下的时候又恢复成笑意盈盈,温和明媚。一遮一掩,一转一变,切换的如意灵活,毫无破绽。
南宫静雅显然一点也没有发觉,有些心不在焉的,眼光时不时的往某个方向瞟。
周彤心中冷笑,对南宫静雅这个样子十分不屑。
要说她为何会邀请南宫静雅来尚品居酒楼吃饭,当然不是为了跟她做姐妹,她可不是白莲圣母花,她做这一切都是为了墨君羽。
霸愛44號偽公主 音羽蕾
这两日,墨君羽跟那个人的谣言传的沸沸扬扬,今日又再次亲眼见到了他们在大街上同乘一骑,心里嫉妒的发狂。
墨君羽喜欢男人,她是不信的。那日在桂花林中,他的护卫意有所指,她听出来了,那人只不过是女扮男装罢了。
但是,她不在乎墨君羽喜欢的是男人还是女人,她只在乎,在她得到墨君羽之前,任何人都不得将他染指。
難愛天價前妻 糖雅朵
是以,她定要想个办法将墨君羽身边的那个人除掉。可是碍于自己的身份,她不好亲自出手,于是她将目标放在了南宫静雅身上。
南宫静雅喜欢墨君羽,泽丰城知道的人不在少数。她又是城主千金,有权有势,想除掉一个无名无姓的人简直手到擒来。
本来以为说服她轻而易举,现在看来得费一些功夫。
農門悍妻:殿下,請上榻
庶女很毒很倾城 月影微凉
周彤放下茶盏,瞧了一眼南宫静雅,试探的说道:“妹妹,似乎有些心不在焉啊。”
南宫静雅心中微凝,回过神来,稳住心绪,不动声色的否认:“没有,姐姐说笑了。”
谁知,周彤低笑一声,轻拍她的手,打趣道:“妹妹的心思啊,姐姐都知道,不必不好意思。”
南宫静雅动了动唇想要反驳,可是周彤却根本不给她这个机会继续说:“其实,妹妹喜欢墨公子的事,在泽丰城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我们都是女人,妹妹有什么大可以跟姐姐讲,不必为难。”
南宫静雅有些难堪,感情她今日邀请自己是为了来羞辱自己吗?
好歹是城主府的千金,那也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骑到她头上来的。
眼见着她脸色就要沉了下来,周彤却又先一步的开了口,“我这么说也不是为了使妹妹难堪,而是真心心疼妹妹。外面的那些谣言,妹妹也大可不必当真,谣言嘛,都是些虚而不实的话。”
南宫静雅听周彤这么说,心中燃起一丝希翼,也没有计较她先前将自己的心事,这么明晃晃的摆在台面上说出来。
可是,想起今日自己亲眼所见,燃气的希翼又一点一点的黯淡下去,“这事,姐姐不必再说。”
如果墨公子喜欢的是女人,她倒还有机会搏一搏。可是墨公子喜欢的明明是男人,她怎么博嘛!根本就连博的机会都没有嘛!
周彤瞧她这个没出息的样子,心里鄙视的不行,这么点小小的挫折都受不了,真是无用。
“妹妹不会真的信了那些谣言,认为墨公子喜欢的是男人吧?”
無限之最強人王 曹小心
“我…”南宫静雅皱眉,看周彤说的煞有介事的,她有些动摇。
周彤继续恨铁不成钢的说:“妹妹,你真是太单纯了。那日在桂花林,姐姐我可是亲耳听墨公子的护卫说墨公子不好龙阳。所以妹妹你就将心放回肚子里。”
“真的吗?他们真的是这么说的吗?”
“那是自然,姐姐难道还能骗你不成,当时在场的可不止姐姐我一人,妹妹若是不信姐姐的话,可以去打听,以辨真假。”
南宫静雅:“姐姐说的话,妹妹自然信。”桂花林的事她也略有耳闻,确实如她所言。只是…
周彤见她还是犹豫不信,佯装生气的道:“妹妹即便你不相信姐姐,难道你也不相信墨公子?”
顿了一瞬,又假装失望的说:“妹妹,姐姐对你很失望。”
南宫静雅不解的抬头看着她。
周彤继续说:“原以为你是真心喜欢墨公子,却原来也只是浮于表面。”
南宫静雅委屈的说不出话来。
天知道她知道这些事的时候有多伤心难过。茶不思饭不想,终日浑浑噩噩,想要找墨公子问个明白,却又发现自己好像没有资格去问他。只好自己一个人黯然伤神。
周彤居然说她不是真心喜欢墨公子,她断然不同意。
貌美無花 福雙
然,南宫静雅怎么想,周彤根本就不在乎。
她眼神犀利的望着南宫静雅,“妹妹若真喜欢墨公子就不会信了那些谣言,墨公子现在也许正被人迷惑,妹妹应该挺身而出帮助墨公子,揭穿那个人的小心思。”
南宫静雅:“姐姐这话什么意思?”
周彤缓和了些语气说:“妹妹今日也看到了墨公子身边的那个人,以姐姐的观察,那个人倒有些刻意为之,似是故意引导墨公子做着那些事。”
穿成年代文里的极品悍妇 乔匕霖
听周彤这么一说,南宫静雅再一回想,觉得似乎真就如她所说的那般,墨公子是被人诱导了。
不过她还是没有直接妄下断言,“恕妹妹眼拙,沒有看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