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20nx熱門都市小說 超凡大航海-第五百一十一章 各自的謀算讀書-vft0w

超凡大航海
小說推薦超凡大航海
郁金香群岛南部。
伊利亚王国,巴雷鲁港。
咚——
一艘外表看起来毫无特色的白帆商船,趁着夜色缓缓停靠到了码头上。
盛世权宠
上百位眼神凌厉气质凶悍,腰间挂着海盗弯刀的精干水手,在一个短发青年的带领下鱼贯下船。确认附近没有异常之后,在码头上束手而立。
随后一位身穿丝绸长袍看起来十分富态的“中年商人”,才从船上缓缓走了下来。
表面上看去,除了颌下那八根极具辨识度的胡须之外,就跟一位排场不小的大商人也没有什么太大区别。
然而,一位早就等在这里的上校军官带着身后两个面色青白的随从快步迎上,丝毫没有作为王国军官的矜持,对他深深鞠躬问候:
先天真寶錄
“哈金斯大人,欢迎您光临伊利亚王国。
我已经为您准备了最好的酒店,旅途劳顿,请您先在巴雷鲁休息一夜,明天哲罗姆子爵和赖特伯爵两位大人会在行邸与您会面。
至于王都维亚纳现在依旧处于王室的控制之下,失礼了,请您见谅。”
显然。
这位富态的商人,便是最近一年忽然沉寂的黑海海盗王“章鱼鬼”哈金斯。此时收敛自身四阶的强大力量,重新变回了那个貌似平平无奇人畜无害的富商形象。
透心高手
看着在自己面前谦卑俯首的年轻军官,哈金斯抬起泛着金属光泽的左臂在他的肩头拍了拍,和颜悦色道:
“托马斯,作为我的门徒,不必这么拘谨。
未来在伊利亚这片土地上建立起来的新世界里,终将有属于你的一席之地,而且现在看来那个未来实际已经并不遥远。
从现在开始你就要学着怎么做一位真正的‘放逐囚徒’了。”
“是,大人!”
虽然口中应是,但托马斯依旧低垂着脑袋。
早前接连经历过社会的毒打之后,这个含着金汤勺出生的家伙已经与曾经的他完全不一样了。
萌女難嫁 水葉泠
特别是右手小臂上,那一枚头戴王冠长着八条章鱼腕足的骷髅头徽记,时刻都提醒着他应该对力量保持敬畏。
看了一眼跟在哈金斯身后,一头褐色的短发,英俊而阴鸷的海默。
青年身材魁梧高大,身穿一件十分简单的白色背心,裸露在外的双臂上各缠绕着一条黑色的锁链,面对他就好像面对一头随时都会暴起的野兽一样。
而在踏上哈金斯指明的超凡之路后,这位强大的“放逐囚徒”就是他将来的样子。
距离获得这个印记已经过了一年半,托马斯对现在的处境其实倒也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好。能够有资格投入一位四阶超凡者的麾下也绝非一般人能拥有的幸运,就如那些已经被玛菲亚家族的当家丹福·马菲亚斩杀殆尽的随从一样。
也正是有了“放逐囚徒”的道路,才让他在意志遭受重创之后,还有能够晋升三阶的希望。
另外。
一个勋贵家族想要在权利的金字塔上更进一步的渴望更强烈,还是平民想要一步迈入特权阶级的欲望更深沉?
两者之间的本质可能相差不大,但是相对更加理智冷酷的前者,为了达到目的,较之后者也许会更加没有底线。
格雷戈里家族的长女就嫁给了新兴商业贵族的领军人物之一哲罗姆子爵。
虽然其看似爵位不高,也没有任何实封的封地,却是当今伊利亚王国中实质上最富有也最有权势的人之。
作为传统海军元勋家族的格雷戈里与哲罗姆子爵的联姻正是强强联合,谁又在乎那个女孩儿到底是不是嫁给了爱情?
而格雷戈里家族包括托马斯父亲在内的主事人们,对托马斯与屠杀了“白鲸港”的哈金斯有所牵连,不仅不怒反而大喜,这分明就是家族作为纽带更上一层楼的机会啊。
不就是和曾经屠杀了本国一整个城市近十万人吗?与光明正大吃人的食尸鬼相比,这根本不算什么。
哒..哒..哒..
登上托马斯提前准备好的华丽马车,哈金斯看着港口上商贸繁华的夜景。
普通人见证的是表面上的繁荣,而力量和视角都已经站在人类顶点的海盗王,却看到了在其背后更深层次的斗争。
那是掌握着财富、工作岗位乃至民生的新兴商业阶级,对统治国家的旧贵族阶级发起了挑战,目前发生在伊利亚的这一切有可能只是一个小小的火星,背后可能是一个烈火燎原般的时代变革!
也正是他这位“无法者”的机会。
旧有的格局和秩序被破灭,底层被压抑了千百年的诉求被释放,就像火山喷发一样,将这个处处是枷锁的世界打个稀巴烂!
在此之前,哈金斯通过自身的实力以及提前安插进“怒涛教会”的嫡系精锐海盗,保留着对怒涛教会的影响力。
同时又开始积极联络外部势力。
除获得了老东家“黑翼教团”大力支持之外,那个费雪口中所谓的旧大陆未知势力,显然就是内部正在发生着深刻变化的伊利亚王国。
————
通过强行烙下专属徽记的伊利亚托马斯·格雷戈里,与这个勋贵家族背后的掌权阶级甚至那群食尸鬼背后的存在搭上线,在这个国度的破灭进程上再狠狠推上一把。
他一直的理想从来都没有改变,追求绝对的随心所欲与自由,并且有一以贯之的强大的执行力,不断实现自己一个个的小目标。
达到如同封号骑士凝聚“封号圣器”或者冠位巫师完成“真理具象”的程度,牟求狂气的质变。彻底摆脱这具人类身体最后的束缚,以精神与能量的结合体形式存在,获得真正的自由!
破灭秩序放纵内心的欲望,也许可以从促成一个强盛国家的崩溃开始。
对他来说,这个已经衰落的古老王国正是最佳的踏脚石。
“暴风海潮”的寿命最多还有一两年时间,腐朽的伊利亚王室终将被新生的力量所取代。
“希望那两位副王,能给我带来一些惊喜吧。”
但在此之前,就算已经是四阶“无法者”的哈金斯也丝毫不想去试探一下那位封号骑士的剑锋还是不是依旧锋利。
这也是他伪装出行,并且将会面地点选在这里的原因。
……
黄金海,圣多明克岛,马龙港。
“啊——!”
最后一声凄厉的惨叫戛然而止。
噼啪…
刺鼻的硝烟味;燃烧的建筑、船只、骷髅旗;遍地的尸骸;…这里的一切简直就是地狱的标配。
这座黄金海上排名第二的岛屿圣多明克,面积有两万七千平方公里,盛产甘蔗、咖啡、水稻,也是艾文麾下阿拉瓦克人曾经的祖地。
在十几年前,希留斯人为了防止萨克人的渗透(想要在这座岛上再现类似与易洛魁人的同盟关系),发动军队对这些原住民进行了大规模的进剿和封锁。
等到希留斯屠杀并驱逐了所有阿特利安人之后,因为希留斯本身那可怜的人口,理所当然有大批土地被荒废了下来。
这座岛屿的地形呈东西朝向,目前只有东部的三分之一依旧处于希留斯的控制之下,遍布着以阿奴玛奴隶为压榨对象的希留斯种植园。
值得一提的是,达荷美王国中被郁金香连锅端的“巫毒教”,在新大陆的发源地和大本营也在这里。
蒼天神帝 楊家少郎
而圣多明克的西部地区,则沦为了各国海盗的基地,特别是在发希留斯联盟形成之后。无论是持有私掠许可的官方队伍还是早已有之的野海盗,纷纷汇聚到了这里。
特别是岛上的马龙港,便是除迷雾海“沉船湾”之外最大的一处海盗私港。
然而。
从今天开始,这座海盗港口至此已经彻底化作了历史!
嘭——
一位头戴三角船长帽身穿皮风衣,腰间挎着一柄红色刀鞘的弯刀,身高超过两米半,与周围人相比简直就像是巨人般的男人,大步走到已经被缴械、捆绑起来的大批海盗面前。
摘下巨大的弯刀,重重顿在地上。
主导了这一切的黄金海三王之一,“背誓者”布莱德利嘴角露出一个冰冷残酷的笑容,淡淡道:
原来你早已不在原地
屠神魔君
“帝国的海域虽大,却没有海盗的容身之处。你们的选择是…臣服还是死亡?”
从去年年末开始,第三位海盗王“翡翠之光”加冕,反希留斯联盟也前所未有地强盛起来。如今半年时间过去,一场大变局几乎一触即发。
而且随着年初希留斯真正晋升成为帝国,民族意识空前高涨的希留斯国民们,已经再也无法容忍这些趴在希留斯身上吸血的海盗渣滓。
要为帝国扫清寰宇的重任便落到了对海盗最了解的布莱德利头上,甚至还为他加封了少将的军衔。
马龙港的海盗们注视这个已经堂而皇之穿上了希留斯军装的海盗王,许多人毫不掩饰眼中的仇视与不屑。就算是力量再怎么强大,也无法掩饰这是一个海盗叛徒的事实。
“背誓者”?“背叛者”?果然没有叫错的外号。
重生之唯我独仙 流浪的疾风
而当他抛出这个终极的选择之后,场中忽然安静了一瞬间。
就在布莱德利嘴角勾起一丝微笑的时候。
忽然有人狠狠吐了一口唾沫,开口唱道:
“我是一个海盗,
一个凶恶的海盗,
左手拿着酒瓶,
右手捧着财宝…”
声音嘶哑但其中的豪迈和旷达却直透人心。
渐渐躁动起来的人群中,有人开口响应:
“我是一个海盗,
一个有本领的海盗,
美丽的姑娘们,
请你来到我的怀抱…”
紧接着,一个又一个人开口合唱:
“我是一个海盗,
自由驰骋于大海的海盗,
在骷髅旗的指引下,
为了生存而辛劳。
我是一个海盗,
没有明天的海盗,
永远没有终点,
在大海上飘荡的海盗…”
听到他们的歌声,脸色骤然转做铁青的布莱德利怒吼道:
“住口,不准唱了,给我绞死他们!”
“哈哈哈…”
在他们不在乎生死只关乎信念的猖狂大笑中,海盗王直属海盗手中一根根绞绳骤然收紧。
“呃…”
半天之后,残阳如血。
真正视死如归的勇士终究还是少数。
狐貍愛上兔 伊芳
盯着跪倒在自己面前的那一大批新手下,布莱德利眼神闪烁,喃喃自语道:
“不要怪我,黄金海太小,根本容不下三个海盗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