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a87非常不錯都市言情小說 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笔趣-第二百六十二章:笑話看書-vwent

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
小說推薦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
“你们居然还敢来!”
万博倩嘴巴还没张开,她的台词就被走进杵着拐杖走进教堂的红山羊头男人抢了,气得发抖的手指遥遥指住了她和身边的楚子航厉声道,“你们真的是在找死,昨天没把你们两个奸夫**逮住,今天居然还敢来送死!”
好一个奸夫**,这成语用得可谓是臻微入妙,起码听得高台上拍着手上灰尘的林年表情很精彩。
“你们还敢抢我的台词,你们还居然敢来这里?”万博倩看见那两个山羊头就气不打一处来,这什么见鬼的敬业精神,一个杵着拐杖,一个吊着手臂都得咬着牙忍住病痛出来装神弄鬼骗人?
“小丫头片子,毛都没长齐还那么大口气!今天不把你开片我就不姓…我就跟你姓!”红山羊头可谓是气炸了肺,他膝盖可是实打实的中了万博倩一枪,枪伤这种特殊伤势可不能送去医院,大部分医生都会拒绝治疗并且报警,所以挨枪子儿后他只能去黑市里的兽医店处理了伤口,最见鬼的是还没有麻药…
三角暗恋
“给我上!”一旁的黑山羊头女人厉声叫道,身后的几个壮汉放下木箱子,摩擦拳掌也是满脸阴郁地走进了教堂里,他们几个昨天被教训的可不轻,万博倩和楚子航下手都是奔着死手去的,壮汉里有个倒霉蛋肾差点都被捅坏了一颗,匕首擦着边儿蹭了过去,医生都说再准一点估计就得在病床上老老实实躺几个月了。
不同于上次,这次壮汉们可是带足了家伙,从木箱子里掏出一把又一把开山刀和西瓜刀,锋口磨得光可鉴人,几个穿着拘束衣的男人提着凶器看起来气势确实足够了…就算没拿凶器,这么几个打扮的猛男向你走来你也得发瘆。
“就是他们?”高台上,林年拍干净了手心低头看向万博倩。
“对…就是他们。”万博倩下意识就要摸腰间的家伙,但摸了个空后才反应过来自己的格洛克早就遗失了,她大量的武器都放在旅店里,今天她是来跟‘S’级专员碰头的所以自然没有带硬茬子来。
这个时候楚子航已经默默观察完所有的敌人以及他们手中的武器了,脸上没有太多惊慌,昨天他把这群家伙揍了个鼻青脸肿逃了,那么今天他也能再逃一次,只不过危险性和容错率相对上升了不少。
林年看着气势汹汹走来的五个拘束衣壮汉,思考了一下,抖了一下袖子,一把柯尔特转轮手枪落在了手中,抬手看都不看就扣动了扳机,巨大的枪声震在教堂中好比钟响,每个人耳朵、脑瓜子都在嗡嗡响,黑山羊头和红山羊头脚一软啪一下就坐在了地上,拐杖都杵飞到了远处的排排座椅里去了。
为首的一个拘束壮汉中枪了,膝盖爆碎,整个人翻倒在了地上,迟钝数秒后才发出了惨嚎声,子弹射入角很考究,只是擦断了半边膝盖骨,没把腿没打断,所以场面看起来也不怎么恶心,就算拍电影也可以直接播放不用被剪。
四个持凶器的拘束衣壮汉像是中了定身术一样浑身僵住了,捏着武器的手用力过度而紧张到发白,其中一个身形摇晃正准备转头跑,左膝窝就爆出了一团血花,枪响声紧随其后才响彻教堂。
万博倩吞了口口水,没吭声,一旁的楚子航也有些发愣,虽然他昨天见过万博倩开枪,但很显然自动手枪跟转轮手枪在这种宽敞空间中的表现力是截然不同的,近在咫尺响彻的枪声像是要撕裂耳膜一样震慑人心,是个人在这种真正凶器面前都得颤抖着匍匐祈求原谅。
事实证明山羊头男女也是这么表现的,尽管他们就坐在教堂门口,也没有萌生出转身逃跑的想法,人是跑不过子弹的,当真正被枪指着威胁的时候,你的视线但凡离开了枪口一瞬,那种如芒在背的恐惧感就能将你摧垮,尔后只剩下跪地求饶的份。
“执行部规则之一,朝向专员抱有杀心举起凶器者,无论身份地位、男女老幼,专员有资格格杀勿论。”林年垂着枪口从高台上跳了下来。
昨天万博倩和楚子航没搞定的场面,今天他两枪就解决了,虽然情况并非完全一致,但万博倩莫名地敢肯定,就算现在教堂里坐满了信徒,谁吃了豹子胆敢扑上去抢这个男孩的枪,必然身上会多出一个血淋淋的孔洞,该断腿断腿,该折手折手,杀鸡儆猴,以儆效尤。
“不会有些过了吗。”楚子航说。
七夜寵妃:王爺,我要休了妳
异界之神龙天尊 鑫怀天下
“不会。”林年说,“下次问问题用疑问句,不要用陈述句,不然显得你的‘质询’太过无力了,会让人觉得你只是碍于敷衍才做出的提问。”
楚子航不说话了,自始至终他脸上没有流露过半点不忍的神色,大概只是出于伦理常识才这么简单问了林年一句,显然对于这些人渣他的同情心十分有限,同时他看向走到前面的林年的背影的眼眸里也多了几分重新认知的神色。
“执行部的刑讯手法学过没有。”林年转头看向万博倩。
冷少的恨妻
花开,我在等你爱我 颜惜言
“学过…但没用过。”万博倩如实说,低头跟在了林年身后,她在这次任务中是辅员,专员做什么事她都有义务协助。
“那看就行了,记住他们说的话。”林年走到了第一个中枪躺在地上的壮汉面前,地上的壮汉额头青筋凸起,嘴里不断快速喘息降压着痛苦,他这个向来横行霸道自诩手里粘过人命的狠角色所有的胆气都被这一枪放干净了,只剩下求生的欲望填满眼中几乎快要溢出来了。
“如果他们不说你会怎么办?”楚子航进一步地了解着林年一直所说的‘执行部’的真面目。
“其实你这个问题我也同样问过我们执行部的部长,而我们部长只给我讲了个苏联笑话。”林年说,“他说以前有一个克格勃就业的学生回母校看望老师,老师抱怨说:现在的学生一届不如一届了,我问他们《老人与海》是谁写的,他们居然都说不是自己写的!克格勃学生听后很恼火地说:这群小兔崽子太不像话了,老师这件事你放心交给我就行了!第二天,老师起床接到了个电话,发现是克格勃学生打来的,一接通电话对面就兴高采烈地跟她说:嘿,老师,雅可夫那小子终于招了,他说《老人与海》就是他写的!”
笑话讲完,地上膝盖破碎的拘束衣壮汉发出了惊天动地的惨嚎声,他的膝盖被一只脚轻轻地踩在了上面。
“执行部是让人说话的部门,如果他们不说,你就让他们唱好了。”在惨叫声中,林年平静地扫过了教堂里每一个人。
…万博倩什么都没敢说,因为她清楚执行部就是这么一个冷血无情,无所不用其极的暴力机构。
在卡塞尔学院真正成为一所学院之前,那里是一座神秘的军事堡垒,而执行部就是比克格勃还要克格勃的恐怖部门,从里面出来的王牌自然有着相当狠厉的一面。
执行部简直天生就是为了‘S’级打造的,里面的章程和思想才能真正地把怪物的爪牙磨得锋锐噬人。
妖神独宠:甜妻是灵媒
两颗子弹,再加一个笑话,自诩为‘邪教’的草台班子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和想象中的一样这群拘束衣打手知道的情报很少,他们只是被雇佣来负责震慑信徒的,每次诈骗仪式后领取奖金抽成,真正知道情报的是教堂门口早瘫在枪声下的红黑山羊头那对男女。
他们是一对夫妻,在他们的口中林年很全面地了解了他们假借仪式行骗的次数、地点以及涉事金额,利用‘永生’为由骗来的信徒分布很广泛,什么阶层的人都有,零零总总算下来,这两人在半年不到的时间里居然诈骗到了一千多万有余的陷阱,也难怪尝到甜头后就算身负重伤也得带伤上阵继续行骗了。
籃球之王 劉禹白
关于‘永生’这个噱头,和‘圣婴’的说法,红山羊头男人直言是受到了流言的“启发”,至于什么流言,在林年的简单询问后他也事无巨细地回答了。
第二語言
…而让林年没想到的是,万博倩巧合中追查到的这个草台班子竟然还真与他们追查的目标有些千丝万缕的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