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jpub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小說 電視劇裏一個能打的都沒有 愛下-第二十九章 晨光失色分享-b9xmc

電視劇裏一個能打的都沒有
小說推薦電視劇裏一個能打的都沒有
两日后,霍家庄。
喜堂已经布置好,很简单。
到场的贺客不多,只有三个,算上步惊云和楚楚,庄里也不过五人而已。
毕竟,放眼整个江湖,能被步惊云视之为朋友的人实在是不多。
“一拜天地。”
“二拜祖先。”
“夫妻对拜,礼成!云师弟,楚楚,恭喜你们。”
身为主婚人的秦霜,看着眼前身穿红色喜服,携手相牵的两人,心中无比欣慰。
他这个师弟终于摆脱了过往,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归宿。
任以诚和聂风纷纷也送上了祝福。
“谢谢。”短短两个字,步惊云说得格外郑重。
拜过堂后,五人围在了桌前。
喜宴是任以诚亲自下的厨。
“我没想到什么合适的贺礼,就先用这桌酒菜聊表心意,日后想到了再给你们补上。”
步惊云难得的笑着道:“没有你,就不会有我和楚楚的今天,不必客气。”
“云大哥说得对,只是没想到任大哥竟然会有这么好的手艺,谁要是嫁给你可就有福了。”于楚楚轻轻闻了闻,脸上止不住的露出了诧异之色。
任以诚促狭道:“才刚刚成亲居然就操心起我的终身大事来了,这么啰嗦,小心你云大哥不要你。”
“才不会。”于楚楚得意的皱了皱鼻子。
“好了,既然有这么好的酒菜,我们可不能浪费,今天一定不醉不归。”聂风一边说着,一边拿起酒壶给每个人将酒杯斟满。
重生之都市仙尊 周炎植
“干杯。”五人举杯。
“等等。”任以诚突然出声阻拦。
“怎么了?”聂风不解道。
任以诚仔细看了看于楚楚的肚子,旋即口出惊人之语。
“我们喝没问题,楚楚就算了,对孩子不好。”
闻听此言,四人皆是一愣。
“任大哥,你的意思是说我已经有了云大哥的骨肉?”于楚楚有些难以置信的问道。
限時婚約 元雅
任以诚耸了耸肩,打趣道:“那你们两个做过什么,自己心里没数么?”
于楚楚不由脸颊飞红,赧然低头,但眉梢眼角间的喜色,却是怎么也藏不住了。
“太好了……”步惊云握住了于楚楚的手,激动的笑了起来,仿似一朝乌云散,这个笑容前所未有的灿烂。
“你是怎么知道的?”聂风诧异的同时,也对此深感疑惑。
任以诚拱了拱手,一本正经道:“忘记告诉诸位了,区区不才,其实是学医出身的。”
众人不禁失笑,再次为他的博学而惊讶了一番。
聂风举杯道:“双喜临门,这酒更要喝个过瘾才行。”
叮!
四个男人的酒杯碰在了一起。
看着喜不自胜的步惊云,任以诚心中忽然生出了一种成就感。
他没想到因为自己的到来,竟让于楚楚有了真正属于步惊云的孩子。
没了剑晨的隔阂,这两人应该会很幸福吧!
任以诚如是想着。
天渐渐暗了下来。
四人从中午一直喝到了傍晚。
这大喜之日,喝到兴头上却是谁也没去运功化解酒劲。
只是任以诚的体质终究要强于另外三人,此刻还依旧保留着七八分清醒,时不时的向门外看上一眼,似在等待着什么人。
他还记得,步惊云成婚之日,便是无神绝宫进犯之时。
可今日他接连数次以元神探察,却发现霍家庄连半点风吹草动也没有。
甚至就连在来的路上,也不曾听说江湖中有什么异状。
而就在他们开怀畅饮之时,中华阁的小镇上,也有一人正在某间简陋的小酒馆中举杯狂饮。
“楚楚姑娘,我祝你们百年好合,白头到老,嗝~”这人一脸酸涩之相,赫然正是剑晨。
他的桌上已经摆了不少酒坛,显然是想将自己灌醉。
可惜,借酒浇愁愁更愁!
喝的越多,他的心里就越不是滋味儿。
打了个酒嗝,剑晨晃了晃脑袋,用仅剩的三分清醒,从怀中掏出银子结了账,然后跌跌撞撞的走出了酒馆。
夜风吹拂,夹杂着尚未完全退去的冬日寒意,令他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夜幕将至,街上行人渐少。
剑晨摇摇荡荡的仿佛孤魂野鬼一般。
忽然间,正当他经过街角时,黑暗中蓦地窜出一道人影,幽灵似得来到他身后,一指点出。
剑晨大醉之下,全然没有察觉,骤觉后心一痛,随即便失去了意识,栽倒在地。
不知过了多久,他迷迷糊糊的醒了过来。
甩了甩疼痛欲裂的脑袋,剑晨打量起了四周,发现自己正身处在一座古庙中,想要起来身体却是动弹不得。
“这……这是?”
通天神功
熟悉的情形让剑晨不由悚然一惊,急忙又向附近看了看,见没有想象中的存在,才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
冷静下来后,剑晨不禁开始思索起来,到底是什么人要对他?
断浪已死,天下会没理由再来生事,如此故意寻衅,实非智举。
“难道是师父往日的仇人?罢了,先冲开穴道再说。”
剑晨左思右想也没个头绪,于是便决定先恢复行动,双眼一闭,开始暗自凝神运功。
他终究是无名一手调教出来的弟子,不消片刻,就已成功将穴道冲开,站起了身来。
“好!能这么快脱身,你这小子根底不错。”突如其来的声音响起的同时,古庙中的烛火也随之燃起,亮如白昼。
“什么人装神弄鬼?”
剑晨心下一惊,这人如此言语,说明他从始至终都在庙中盯着,结果自己却毫无所觉,对方的武功修为定然非比寻常。
“哈哈哈……”
伴随一阵震天狂笑,剑晨发现神坛上的帘幕忽然无风自动,被吹飞起来。
错愕间,就见后面露出一道人影,大马金刀的坐在了原本放置神像的地方。
做侍衛,朕也是天下無雙
这人居高临下的看着剑晨,一脸慑人的凶光,全身更散发着猛烈的煞气,宛若人间凶神,威势无匹。
“阁下是什么人,抓我来此意欲何为?”剑晨望着眼前之人,脸色心神俱都凝重万分。
那人却不回话,只桀桀怪笑两声,倏尔足尖一挑,将脚边香炉踢向了剑晨。
呼!
伴随激荡风声,香炉携劲飞来。
剑晨目光一凝,右手剑指伸出,顺势一拨,顿将香炉卸于身旁。
那人见状,脸上笑意更甚。
“有点火候,的确是个难得的奇才,可惜你遇师不淑,学莫名剑法这种三脚猫的武功,简直是糟蹋了你。
你师父无名号称武林神话,但他的剑法,呵呵,依我看也仅是徒具虚名罢了。”
剑晨厉喝道:“阁下一再侮辱家师,速请自重,否则,就休怪我不客气了。”
“那我倒要看看你能怎么不客气,天剑无名,呸!”那人浑然不在意剑晨的警告,反而一脸戏谑之色。
“混账!”
剑晨火冒三丈,抬手一抓,隔空将英雄剑吸入掌中,乍闻锵然一声,‘名动一时’已含怒出手。
剑光如闪,急向神坛上的人飞刺而去。
主宰之王 快餐店
此招旨在一招制敌,于剑锋处力贯万钧,势若风雷并发。
网游之最强农民 西施卖豆腐
但不料,那人只信手一探,便已将英雄剑夹在食中二指之间,神色亦变得极之不屑。
“英雄剑都断了,还说不是浪得虚名?”
剑晨运劲抽剑,可对方劲力之强,只区区两根手指他竟丝毫也奈何不得,心中不由震骇莫名。
暗能量之四维空间
“脱手!”那人嗤笑一声,手腕随之旋动。
剑晨只觉握剑的手掌心一阵火辣辣的剧痛传来,英雄剑当即应声被夺。
那人看也不看的随手将英雄剑丢掉,身形猛地一闪,已出现在剑晨身后,翻掌间便扣住了他的手臂,将他擒住。
“哈哈!果然骨骼精奇,是块练剑的好材料!你现在立刻改投我的门下,让我把你重新雕琢一番,日后必定前途无量。”
剑晨怒叱道:“呸!英雄剑传人一生誓随一师,绝不会拜你这旁门左道。”
“你无权选择,若不拜我为师就要死。”
那人冷冷一笑,接着就听砰然一声碎响,竟硬生生将剑晨踩进了地面。
剑晨惨叫一声,随即疯狂挣扎起来,但此人腿上的力道重若泰山。
他虽然功力不弱,但身在这人脚下却与蝼蚁无异,根本无从反抗。
“别白费力气了,你不如趁着还没断气,好好考虑清楚,否则一旦死了,你可就什么都没有了。”
那人说话间,腿上的力道顿时又加重了三分。
剑晨默然不语,仍自挣扎不休,但片刻工夫后,他突然眼前一黑,呼吸开始变得困难起来。
更可怕的是,他感觉到自己的力气也在不断消失,不由心生惶恐。
仿佛死亡正在逼近。
一股惧怕从此与世隔绝的寒意,涌上了剑晨的心头。
“小子,感觉如何?”那人腿上的力道再次加重。
“我……我答应你。”剑晨终于停止了挣扎。
我妻帝姬:小凤仙寻夫记
那人将腿抬起,仰天狂笑:“从来都没人能面对死亡,小子,算你识相!”
剑晨缓缓站了起来,神色晦暗。
他的命虽然捡回来了,却丢掉了尊严和傲骨。
或许这便是死亡的可怕之处,不单可以结束生命,还可以侵蚀一个人的本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