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lal6非常不錯都市小说 重生之首富傳奇 愛下-第二百八十二章 旖旎鑒賞-psn28

重生之首富傳奇
小說推薦重生之首富傳奇
沈义三下五除二将那块土豆丝咽下肚子里,忍受着口腔里古怪的味道,昧着良心夸奖道:
“嗯,味道其实还可以接受,对初学者而言,已经很不错了。”
这当然是屁话,就算是真的换一个在此之前从未下过厨的人过来,估计也不可能比柳寒笙做的更差了。
但……心意最重要,味道还在其次。
“真的么?你不会是在骗我吧?”
听到沈义的夸奖,柳寒笙有些不信,对自己的厨艺,她心里还是有点数的,说一句丢人现眼一点也不过分。
饲鬼笔记
但看沈义好像真的没有任何勉强的神色,又不免犹疑起来,说不定她做的菜只是卖相差,其实味道还是可以的?
这么想着,柳寒笙也取出一双筷子,挑了一根颜色较淡的土豆丝放入嘴里,微微咀嚼。
呸呸呸!!!
连一秒时间也坚持不下去,她就迫不及待的将嘴里的土豆丝吐了出来,结婚两年时间,柳寒笙的口味早就被沈义养刁了,陡然吃到这样的黑暗料理,从生理到心理上都极其不适。
果然!她就不该对自己的厨艺有什么幻想!
木婉清外传 小胡巴
柳寒笙将盘子端走,目光幽幽的看着沈义,直把后者看得浑身不自在了以后,这才叹了口气,说道:“今天还是点外卖吧,有什么想吃的吗?”
“不用点外卖了吧?我觉得这盘土豆丝就挺不错的。”
有生以来第一次昧着良心说话,就被当事人抓了个正着,沈义其实也是有些尴尬的。
实在是柳寒笙的动作太快,他想阻拦都没法阻拦,才会变成现在这样。
“你不用安慰我了,还是点外卖吧,如果让病号吃这样难吃的食物,我自己也会过意不去。”
柳寒笙又叹了一口气,心里的感情很复杂。
有一点感动,也有一点挫败。
絕色,紅妝覆天下 小叮咚
感动,自然是因为这么难吃的食物沈义也能面不改色的吃下去,还反过来安慰自己很好吃。
至于挫败……
明明已经决定了要精心照料沈义这个病号,结果却连做一顿美味大餐都做不到。
这让从不甘屈居人后的柳寒笙如何能不气馁?
最后还是点了外卖,柳寒笙完全没给沈义垂死挣扎的机会,很快便在外卖软件上点了几个家常小菜,又过了半个小时,外卖才送到别墅。
菜只是最简单的家常小菜,味道说不上坏,但也绝对称不上是好,无论是卖相还是味道都被沈义甩了几十条街。
不过事发突然,所以她也没说什么,只是打开餐盒,取出餐具,然后坐到了沈义的旁边。
“啊~张嘴,我喂你吃饭。”
用筷子夹了一块炸虾,用手托着,送到沈义的嘴边,柳寒笙语调柔和的开口。
“没必要这样吧……我还不至于残废到连饭都没法吃的地步。”
对此,沈义的表情很是……复杂?
刚刚受伤时,他还在幻想,自己作为一名病号,老婆会不会亲手喂他吃饭。
现在幻想成了真,沈义却反倒不适应了。
原因无他,实在是太TM羞耻了!
他一个身高八尺,顶天立地的纯爷们!被一个柔弱娇小的妹子哄着喂饭,这PLAY未免也太奇怪了一点。
恕他钢铁直男无法接受!
然而,面对沈义的抗拒,柳寒笙却表现出了不容置疑的强势,只是继续道:
“乖一点,张开嘴。”
“……”
青梅仙道
合着你还真把我当成是婴儿养了啊?!
沈义紧紧闭着嘴巴,死活不张嘴。
他有一种预感,如果今天真的接受了这么羞耻的投食PLAY,那他的节操就要离他一去不复返了!
这是底线问题,不容退步!!!
眼看沈义这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柳寒笙危险的眯起了美眸,她思索了片刻,也不知道是哪根筋搭错了,竟然把炸虾塞进了自己的嘴里,然后对着沈义就吻了下来。
???
这是什么操作?!
因为伤势原因行动不便而被强吻的沈义瞪大双眼,整个人都傻了!
喂食不成反强吻?不愧是你啊!
女子樱色的唇瓣带着好闻的花香,还有一股奇怪的炸虾味,沈义抵抗了一会儿,到底还是耻辱的张开了嘴,将那块沾染着柳寒笙唾沫的炸虾咽了进去。
浴火王妃 苍雪儿
妈的,真香!
他在心里感叹。
或许是心理作用的缘故,本来味道只能称得上是一般的炸虾,在经历了妹汁的滋养之后,其美味程度增加了好几个百分点,沈义完全抗拒不了好么?!
不是我不抵抗,实在是敌人的火力太强大。
一边在心里这么安慰自己,沈义一边心安理得的享受起了柳寒笙“特别”的喂食服务,整个人都快笑傻了。
这波啊,这波是血赚不亏!
如果只要挨一刀就能享受到这么完美的待遇,我能让你把刀都砍断!!!
终于将第一块炸虾喂给了沈义,柳寒笙耳根通红,她也不知道自己是受了什么刺激,竟然会做出这么大胆的举动,这可比主动献吻还要刺激的多!!!
男人的气息将她整个包裹住,柳寒笙想要起身,却发现自己的纤腰不知何时已经被沈义用那只完好无损的手臂搂住了,不由得递给后者一个没好气的白眼,犹如梅绽初蕊,千娇百媚,艳若桃花。
沈义看得小腹火起,差点没忍住内心的冲动,强行冷静了下来。
強行改嫁,總裁太霸道 君十壹
妳流淚時我會哭
现在还不是做这种事最好的时机,沈义相信,既然今天柳寒笙能做出这样的举动,等到他们两人真正合而为一的那一天也绝不再遥远。
没必要这么急色,他可不是那么容易就会屈服于欲望的男人。
白了沈义一眼之后,柳寒笙拢了拢耳边的碎发,这个极有女人味的动作所散发出的魅力简直美好的让人心动,她又从餐盒里夹出了一根素菜,然后伸到了沈义的面前。
“啊~”
对此,沈义不动如山,视若无物,稳重的一批。
他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女孩粉嫩如樱花的唇瓣,其意思不言而喻。
用嘴喂,谢谢合作。
开玩笑,沈义可不是太监。
常言道,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